无量光明
净土往生 净土大德故事 480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禅宗开悟 禅宗公案 禅宗大德故事 圣凯法师散文随笔 和颜爱语 看开 心静自然禅 佛教与拜拜 拈花智慧 日常的佛心 达照法师随笔 法云法师文集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 禅理故事 哼哈一如说 做人的佛法 行禅 罗汉菜 佛陀教你不生气 禅宗小故事 禅宗故事
禅宗公案
  • 心境还须自己开 心境还须自己开

      宋代有个名叫张九成的居士,原为侍郎,中过状元,也算是一个文人士大夫了。但他放着官儿不好好做,却偏爱谈禅说道。中国文人士大夫参禅学佛,大多是附庸风雅,闹着玩的,充其量以此排忧解乏而已。因此,十之八九的人,谈禅不知禅,学佛不知佛。

  • 禅宗小故事十三则 禅宗小故事十三则

      一、放下 两位禅者走在一条泥泞的道路。走到一处浅滩时,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在那里踯躅不前。由于她穿着丝绸的罗裾,使她无法跨步走过浅滩。“来吧!小姑娘,我背你过去。”师兄说罢,把少女背了起来。过了浅滩,他把小姑娘放下,然后和师弟继续前进。师弟跟在师兄后面,一路上心里不悦,但他默不作声。晚上,住到寺院里后,他忍不住了,对师兄说:“我们出家人要守戒律,不能亲近女色,你今天为什么要背那个女人过河呢?”

  • 禅宗公案大全 禅宗公案大全

      只手之声  峨山慈棹禅师在月船禅慧禅师处得到印可,月船就对他说道:“你是大器,至今终能成就,从今以后,天下人莫能奈你何,你应发心再参善知识,不要忘记行脚云游是禅者的任务。”有一年,峨山听说白隐禅师在江户的地方开讲《碧岩录》,便到江户参访白隐禅师,并呈上自己的见解,谁知白隐禅师却说道:“你从恶知识处得来的见解,许多臭气薰我!”

  • 成汤解网(图文)

    商朝开国始祖成汤,是位仁德的贤君,为人处事,上体天心,下顺民意。 有一天出游野外,看见猎人四面张布猎网,并向天祷告说:从天空飞降,从地下出现,或从四方来的禽兽,都投入我的网里。 成汤见此情景,感叹地说:猎人这样网罗捕捉,不只手段残酷,而且鸟兽势将绝种,违逆上天好生之德。因此命除三面猎网,只留一面,改祝祷词说:愿向左的,快往左逃,愿向右的,快往右逃,愿上飞的,速往上飞,愿下逃的,速向下逃。只有命该绝的,才入我的网中。 观成汤能以仁德普及禽兽,其伟大的精神,真值得永远歌颂赞美,只

  • 子产畜鱼(图文)

    春秋时代郑国贤大夫,公孙侨,字子产。心地仁厚,孔子称赞他:有仁爱之德古遗风,敬事长上,体恤百姓。当时列国横争侵扰,而郑国能以保持内政稳定,民生安乐,首赖子产辅政有功。 每当有人赠送活鱼给子产,子产从来不忍心,以享口腹,而使活生生的鱼受鼎俎烹割痛苦,总是命人把鱼畜养在池塘里,眼见鱼儿优游水中,浮沉其间,子产心胸畅适,不禁感叹地说:得其所哉,得其所哉!由此可见子产的仁德普及物类,不只是民吾同胞,事实已扩大到物类了 。 观察以上事迹,可知爱惜物命,放生善举,并不只佛教提倡,儒家圣

  • 评兴教寺事件:驳芃如旧搭建建设性共识平台

    评兴教寺事件:驳芃如旧搭建建设性共识平台 兴教寺前车场已推平并开始使用 核心提示:2013年5月11日《光明日报》第12 版争鸣栏目发表了署名为芃如旧的文章《搭建建设性共识的平台》(以下简称芃如旧平台),芃如旧认为:兴教寺事件中反对拆迁申遗的一方偏离了事实和逻辑,而实施申遗拆迁的一方则维护了法律尊严的应有之义。 为此,哲学博士陆中俊针对芃如旧平台撰文,逐条辩驳,以正视听。 是非曲直,天理昭彰! 一个多月来,有关兴教寺强拆事件的孰是孰非,有良知、有常识者早已明辨,当地政府心虚

  • 沧桑兴教寺:当罂粟花开满申遗大道时

    沧桑兴教寺:当罂粟花开满申遗大道时 经济学博士陈怀松饱含深情撰写本文,观后为之动容。我们不敢设想当罂粟花开满申遗大道时,我们的文化还会有遗产吗?谨以此文分享给所有炎黄子孙。让我们共同反思:面对一座孤零零的被圈禁的大雁塔,如何感知57岁高龄的玄奘大师在造塔施工现场亲自搬起的重量;摸着被商业喧嚣裹挟着的假古董雕廊画柱,如何感知一抔故乡土婉拒半壁江山的忠胆;一排又一排吹着空调的旅游车的观光客,又如何感知自古以来为了他们的苦乐而埋骨他乡的忠魂?! 兴教寺内赵朴初先生题

  • 作佛不费力

    有僧人问赵州从谂禅师∶「如果有人想成佛,该如何做呢?」 赵州回答∶「干嘛这么费力!」 僧人续问∶「那不费力该怎么做呢!」 赵州回答∶「不费力的话,就已经成佛了!」 禅诗欣赏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 统统都是魔说的

    先看一段大珠慧海和尚的一段公案: 维摩座主问:经云:彼外道六师等是汝之师,因其出家,彼师所堕,汝亦随堕。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堕三恶道。谤于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汝若如是,乃可取食。今请禅师明为解说。 珠曰:迷徇六根者,号之为六师。心外求佛,名为外道。有物可施,不名福田。生心受供,堕三恶道。汝若能谤于佛者,是不著佛求。毁于法者,是不著法求。不入众数者,是不著僧求。终不得灭度者,智用现前。若有如是解者,便得法喜禅悦之食。 我们从小受到的一切教育,都是运用眼

  • 以前的自己

    清了禅师十八岁参加试经,因诵《法华》,得度出家。初往成都大慈宝范座下学习经论,对大乘教义颇能会通。后出蜀至沔汉一带,行脚参学。不久,即投丹霞子淳禅师座下。 一日,丹霞和尚问:如何是空劫已(以)前自己? 清了禅师正要开口答话,丹霞和尚当即便止住他,说道:你闹在,且去。 清了禅师不明其意。 后来有一天,清了禅师攀登钵盂峰,登上峰顶,四顾一望,遂豁然契悟。于是他当即返回寺院,欢喜踊跃,侍立在丹霞和尚身边。 丹霞和尚便打了他一掌,说道:将谓你知有。 清了禅师于是便欣然礼拜。 第二天

  • 马大师来吗?

    普愿禅师设斋祭祀马大师,问众僧道:"马大师来吗?" 大众无话可答。 洞山:"等到有了伴就来。" 普愿:"你虽然年轻,却很可以培养。" 洞山:"和尚不要把良民降低为贱人!"

  • 目前无法

    洛浦禅师临迁化时云:老僧有事问诸人,若道这个是,头上更安头,若道这个不是,斫头更觅活。第一座云:青山不举足,日下不挑灯。师便喝出: 我这里无人对。众中还有新来达士,出来与老僧掇送!从上座对云:于此二途,请师不问。师云:更道。对云:某甲道不

  • 漂萍传灯-道安

    公元314年,后赵都城襄国(河北邢台)大饥,据载谷二升值银一斤,肉一斤值银一两,怀金玉而饿死者无数,尸体枕籍路上。就在离此不远的常山扶柳(河北冀县),一个奇丑的生命又来人世经历劫难这便是高僧释道安。 道安出生不久,父母便在天灾人祸的冲击下离开人世,由表兄孙氏代为抚养。十二岁时,道安出家了,除此以外他别无生路。刚来寺院,老师见他面貌丑陋,没把他当一回事,让他在田间劳役。三年间他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耕耘,播种,收割,勤勤恳恳,毫无怨色,于斋戒毫无缺漏。一天,他向老师求经,老师给

  • 心的大小

    有一位信者问无德禅师道:同样一颗心,为什么心量有大小的分别? 禅师并未直接作答,告诉信者道:请你将眼睛闭起来,默造一座城垣。 于是信者闭目冥思,心中构画了一座城垣。 信者:城垣造毕。 禅师:请你再闭眼默造一根毫毛。 信者又照样在心中造了一根毫毛。 信者:毫毛造毕。 禅师:当你造城垣时,是否只用你一个人的心去造?还是借用别人的心共同去造呢? 信者:只用我一个人的心去造。 禅师:当你造毫毛时,是否用你全部的心去造?还是只用了一部分的心去造? 信者:用全部的心去造。 于是禅师就对信

  • 一牛断三命

    佛住世时,弗加沙王由于读诵了《十二因缘经》,体悟到昔日所追求的财、色、名、食、睡等五欲之乐,原来是烦恼的根本。于是,弗加沙王召集群臣,宣布将王位传给太子。之后,便自行剃发出家,发心追随佛陀修行。 这天,他前往王舍城托钵乞食,没想到在城门中被一头刚生产的母牛触抵而死。牛主人认为这只母牛是不祥之物,心生恐惧,便将牛转卖给他人。买主牵着母牛到河边喝水时,却被母牛从背后以角攻击致死。买主的儿子非常气愤,立刻将母牛杀了,并把牛肉拿到市场上卖。当时,有一位乡下人非常喜欢吃

  • 爬树之心

    当一个年轻人要禅师说出如何做才能取得成功时,禅师指着寺庙里的一棵大树说,如果你能在十分钟内爬上去,我将告诉你答案。 年轻人看看大树,便立即脱去厚厚的外套,开始攀爬。可几个小时过去了,年轻人累得气喘吁吁,也不曾到达大树的顶端。年轻人索性不辞而别灰溜溜地回家了。 第二天,年轻人扛着梯子早早走进寺庙,他不费吹灰之力就爬到了大树上面。禅师看见了,微笑着朝他走过去。年轻人麻利地从树上下来,恭敬地请他释惑。 禅师解释:昨天爬树,尽管你很努力,可你的眼里只有树,你的心岂能过去?

  • 水分千派,流出一源

    北京大觉慈舟方念禅师,西京万寿幻休常润禅师之法嗣,俗姓杨,别号清凉,唐县人。方念禅师十岁出家,投金台广德大慈禅师座下落发。自念生死事大,受具足戒后,方念禅师即辞师参方,游历讲肆,博通性相二宗宗旨,后于暹、礼二法师座下,为唱导师。 一日,方念禅师偶然听古道法师讲《楞严经》,至七处征心处,当即便顿悟了缘生不实之法义。方念禅师深感法海深远,若非真修实证,无由穷究,于是决定暂时中止对经教的研习,前往少林立雪亭,参礼幻休常润禅师。 初至少林,方念禅师礼拜毕,常润禅师便问:甚处来?

  • 心中的石头

    (一)雪斋禅师去拜访藏门禅师。要告辞时,藏门送他到门外。 藏门指着庭院里的一块石头,问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你且说说看,这块石头是在心内呢?还是在心外? 雪斋说:在心内。 藏门问:一个行脚人为什么要将一块石头放在心里? 雪斋为之语塞。 (二)梵志两手持花献给佛陀。 佛陀说:放下!梵志放下左手的花。 佛陀又说:放下!梵志于是又放下右手的花。 但佛陀还是说:放下! 梵志不解,问说:我两手的花都已经放下了,还有什么可以放下的呢? 佛陀说:放下你的外六尘、内六根、中六识,一时舍却,舍却到

  • 一休与五休 

    很有名的一休禅师,有人问他:禅师!什么法号不好叫,为什么您要叫一休呢? 一休:一休万事休,有什么不好? 信徒听了认为不错,一休万事休,很好,很好。 一休:其实一休不好,二休才好。 信徒:二休怎么好呢? 一休:生要休,死也要休,生死一齐休才能了脱生死,所以是烦恼也要休,涅槃也要休,二者一齐休。 信徒:不错,不错,二休才好。 一休:二休以后,要三休才好! 信徒:三休怎么好? 你看,你老婆天天和你吵架,像只母老虎,最好是休妻;做官要奉迎,也很辛苦,最好是休官;做人处事有争执,所以要休争;能够休妻、

  • 肯定自已

    沩山灵佑禅师正在打坐,弟子仰山禅师走了进来,沩山对仰山道:喂!你快点说啊,不要等死了以后,想说也无法说了。 仰山回答道:我连信仰都不要,还有什么说不说? 沩山加重语气问道:你是相信了之后不要呢?还是因为不相信才不要呢? 仰山:除了我自己以外,还能信个什么? 沩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只是一个讲究禅定的小乘人罢了。 仰山:小乘就小乘,我连佛也不要见。 沩山:四十卷《涅槃经》中,有多少是佛说的?有多少是魔说的?现在你所说,是如佛说?还是如魔说? 仰山:都是魔说的! 沩山老师听了弟子这

  • 捕鸟人

    过去有个深知鸟性的捕鸟人,每次外出捕鸟不曾空手而返。一天,他在沼泽边架设了罗网,并在网中放着诱鸟的食物,不一会儿功夫,鸟群纷纷飞来竞食。躲在一旁的捕鸟人迅速地将网口一缩,鸟群纷纷堕至网中,惊慌失措。 当时,有一只大鸟振翅将罗网撑了起来,率领众鸟一起奋力顶着网子齐飞,于是在捕鸟人来到之前,群鸟已同心协力地飞离。捕鸟人望着鸟群,在地上拼命地追,有人笑他:鸟在空中飞,你在地上跑,怎追得上呢? 捕鸟人说:鸟群的栖息习性不同,到了晚上,他们一定会因意见不合而堕地。他不顾别人的

  • 老僧何似驴?

    传承仰山禅师禅风的光涌禅师,有一天,从他乡弘法回到仰山禅师处来,仰山问他道: 「回来作什么?」 光涌先合十,再顶礼,并说道: 「礼拜和尚亲教师之义!」 仰山禅师用指指自己,问道: 「还见老僧不见?」 光涌肯定的答道:「见!」 仰山禅师非常严肃的再问道: 「老僧何似驴?」 光涌毫不犹豫:「和尚也不像佛!」 仰山禅师再用一指指自己说:「像什么?」 光涌不以为然的道: 「如果有所像,那跟驴有什么分别呢?」 仰山禅师听了弟子光涌的回答,哈哈大笑,乃赞歎道: 「这句话,我已经用了二十年,用它来考

  • 野 鸭 子

    百丈怀海侍马祖道一到郊外,见一群野鸭飞过。马祖问:那是什么?百丈云:野鸭子。马祖再问:到哪里去了?百丈答:飞过去了。马祖回头扭住百丈的鼻子,百丈痛而大叫,马祖曰:又道飞过去也。百丈因而大悟。

  • 鹅就在外面

    有一个禅师问他的门徒说:前一些日子,我将一只鹅放进一个瓶子里。现在那只鹅已经长大了,瓶口很小,所以那只鹅出不来,那个瓶子很珍贵,我不想将它打破,所以现在有了个危机,如果那只鹅不出来,她将会死在里面,但是我又不想打破那个瓶子,因为那个瓶子很珍贵,而我也不想杀死那只鹅,所以你看怎么办? 这就是那个难题!鹅在头脑里,而那个瓶口非常小,你可以打破头,但它是珍贵的,或者你可以让鹅死,但那也是不被允许的,因为你就是那只鹅。 有很多门徒试了很多问答,但总是被师父打,然后说:不。有人会

  • 各有所得

    达摩祖师到中国传法,数年后,准备回天竺国。临行前,他对弟子们说:你们跟我学了这么多年,总应该有些心得吧?大家说说吧! 道副首先说:我的见解是:不执文字,不离文字。将文字作为悟道的工具。 达摩祖师说:你得到了我的皮。 尼总持接着说:我的见解是:就像念佛的人,必须升起信心的时候,一念就往生到了东方阿闪佛国。一见就不再见了。 达摩祖师说:你得到了我的肉。 道育说:我的见解是:四大本来空,五蕴亦非有,所以无一法可得。 达摩祖师说:你得到了我的骨。 最后轮到慧可,他什么话也不说,走到

  • 把自己当成自己

    一位十六岁的少年去拜访一位年长的智者。 他问:我如何才能变成一个自己愉快、也能够给别人愉快的人呢? 智者笑着望着他说:孩子,在你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愿望,已经是很难得了。很多比你年长很多的人,从他们问的问题本身就可以看出,不管给他们多少解释,都不可能让他们明白真正重要的道理,就只好让他们那样好了。少年满怀虔诚地听着,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得意之色。 智者接着说:我送给你四句话吧。 第一句话:把自己当成别人。你能说说这句话的含义吗? 少年回答说:是不是说,在我感到痛苦忧伤的

  • 富翁的果树

    从前,有一个富翁,生性喜爱种植花草果树,因此,在他的园中种了几百株果树。富翁每天勤劳地浇水拔草,视如珍宝。眼看那些果树一天天长大茁壮,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 播种的春天过去,收获的秋天来了,富翁笑盈盈的走到每棵果树下查看。忽然,他发现一棵高大茂盛的树上,所生的果子与众不同,又大又美又甜,富翁把它视如珍宝,对家人下令道:「这棵树的果子,不许任何人采撷,不听话的,打一百响板。」 如此三令五申,没有人敢采摘,但是富翁又不放心,想道:「我有这样好的果实,放着不用,多么可惜,不如献

  • 哪一宗最好?

    有一天,法启禅师听到几个小沙弥在讨论佛教宗派的问题,有的说禅宗第一,有的说禅宗最好,议论间不乏对其他佛教门派的歪曲贬低之意。他立刻把那几个小沙弥叫过来,让他们把寺院里的一棵生长得非常茂盛的小樟树给修理一番只留一个树杈,把其他的七、八个树杈全都砍了。 一棵充满生机、枝叶繁茂的小树,马上成了惨不忍睹的单枝独杆。更严重的是,几天之后,这棵不幸的小树居然死掉了。 这天夜里,几个闷过弯来、幡然醒悟的小沙弥一起来到法启禅师的禅房,对那天的言论一同检讨。法启禅师一点也没责

  • 因为绳未断

    以前有位居士,在一座古寺里修行。一段时间后,他心中生疑,怀疑自己选择学佛这条路对不对呢?怀疑自己有没有修行的天分?怀疑是否真有佛的境界? 他也怀疑寺里的出家人──看他们每天似乎都很悠闲、